你好,歡迎來到中國珠寶行業網

品鑒GP芝柏 Girard-Perregaux 時尚個性之選

時間:2018-12-20 16:51:37    來源:

芝柏(Girard-Perregaux)作為世界十大名表之一,其歷史可追溯至1791年,兩個多世紀以來,其自主設計、創作、開發和生產腕表的外部零部件和腕表的“心臟”——機芯,通過這種全面的綜合性運作模式品牌已擁有近80項專利、超過100個型號的完整頂級機芯和享譽世界的機械腕表系列。芝柏表的創意源源不絕,全賴背后無數超卓的制表工匠,代代相傳,努力不懈,使其優良的制表傳統得以發揚光大,達至今日舉世推崇的地位。

Maison girr - perregaux剛剛慶祝成立225周年,我們認為這是一項偉大的傳統。我們有責任繼續走前人留下的足跡,他們將創新作為品牌的標志之一。開發和提供手表將成為圖標的一種責任,因為從制造開始就已經有了許多格-珀雷克斯模型。最后,延續一種風格、一種渴望、一種記憶、一種大膽和一種品質的責任,在過去的幾十年里造就了這個品牌的聲譽。我們喜歡說,對于一個女人來說,沒有什么神秘的東西,僅僅是兩個多世紀的手工技藝和對完美的永恒追求。這是自1791年以來的情況,而現在的Girard-Perregaux模型是這一遺產的保管者。這就是我們的莊嚴責任。”

1791年 日內瓦 格爾德-佩雷格的最古老的根是在日內瓦鐘表珠寶商Jean-Francois Bautte的作品中,他于1791年提出了他的第一個作品,并在1906年由Girard-Perregaux(生于1856年,由永恒的Girard和Marie Perregaux的聯盟)獲得。Bautte于1772年3月26日出生在日內瓦。年僅12歲的他在很小的時候就成了孤兒,他開始為一名珠寶商、goldsmith和case assembler做學徒。他擁有充滿激情和激情的思維定勢,同時也獲得了制表和駕駛的知識(斷頭臺)。他作為一個工匠的不可否認的品質得到了卓越的商業能力的支持。從1795年開始,讓-弗朗索瓦·鮑特開始旅行推銷他的作品。他開發了自己的fabrique(法國手表生產設施的名稱),這是迄今為止最全面的,在那里雇用了180名工人,協助了120名在家工作的工匠。

除了在日內瓦的精品店,Bautte還在巴黎擁有一個分支機構,在佛羅倫薩也有一個分支機構。來自俄羅斯和丹麥法庭的信件證明了他與歐洲精英的緊密聯系。他的名聲是這樣的:在日內瓦,沒有任何顯赫的外國游客錯過了訪問他的Maison的機會,這是巴爾扎克、杜馬斯和未來的維多利亞女王的榜樣。

起源

“Watchmaking metropolis”是La Chaux-de-Fonds鎮的昵稱。從17世紀晚期開始,這座城市就一直與制表的節奏步調一致。從19世紀早期開始,在1794年那場摧毀了城鎮的大火之后,一個輝煌的城市規劃方案得以實施。街道又寬又直,從東到西,沿著太陽的路徑。房屋的高度受到嚴格的管制。在一個人工照明效率低下的時代,制表商因此享受到了最好的照明,即太陽。這一獨特的特征在世界上獨一無二,它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名錄上占有一席之地。因此,這是吉百利公司在那里建立生產基地的自然舉措。但與其在一個全新的、沒有靈魂的建筑中建造工作室,格爾德-帕雷克斯將它們安裝在一個美麗的20世紀早期的建筑中。

制造

瑞士手表的皮拉爾。

通過開發和制造完全內部的組件,Girard-Perregaux可以合法地宣稱擁有“制造”的地位。這個品牌追求完美,不僅通過其鐘表的外觀,而且通過他們隱藏的面孔:他們的動作。一直以來,他都把運動看作是他的手表的技術元素,但同時也增強了他們的建筑風格,使其成為一個明顯的標志性特征。他一眼就能辨認出的手表,就像《埃斯梅拉達》(Esmeralda)、圖比隆(Tourbillon)那樣,在1889年的巴黎環球展(Universal Exhibition)上展示了三座金橋,并獲得了一枚金牌。

在19世紀下半葉,為了尋找新的市場,它變得至關重要。在一個漫長而又危險的旅程中,制表師們準備出發前往遙遠的目的地。1859年,她的姐夫弗朗索瓦·佩雷戈(Francois Perregaux)前往新加坡,在那里度過了一年多的時間,然后定居日本。他指出,當時的測量系統與西方的時間測量系統完全不同,這意味著手表在那里是毫無用處的。因此,他決定讓吉百利生產出真正的珍品,深受日本富人的喜愛。這標志著該品牌在中國的長期存在。1865年,在布宜諾斯艾利斯開了一家經銷店,由另一位名叫亨利·佩雷戈(Henri Perregaux)的姐夫們領導。它是為了歡迎一些制造的最好的產品:tourbillons, minute repeaters和其他精致的Grande復雜模型,這些模型有重量級,裝飾華麗的案例,讓富有的南美客戶感到高興。

計時法的誕生可以追溯到19世紀中葉。一直以來,格爾德-佩雷格斯對陀飛龍有了早期的興趣,這使它達到了更高的速度規律性。他把研究重點放在運動的實際結構和部件的形狀上。從19世紀50年代中期開始,他開始研制一種計時器,配備了一種配備有三座平行橋的calibre的tourbillon調節器。這只表于1867年在巴黎的環球展上展出,為他贏得了第一枚獎牌。1957年,制表商推出了一款超薄高性能自動卷繞系統,用于生產超薄手表。這一原理在1965年達到了頂峰,它裝備了世界上第一個高頻機械自旋運動,即陀螺HF,以每小時36000次振動的速度跳動。在20世紀60年代末,瑞士手表制造商,他們認為手表最重要的是精密儀器,決定通過使用石英進一步向這個方向邁出一步。1971年,吉爾-佩雷金公司推出了瑞士生產的第一臺石英表,其32,768赫茲的頻率已成為全球制造商的標桿。

從一個手表的第一個想法到最終的目標需要時間。整個過程包括研究和分析,以及規模模型和原型,最初的概念被反復驗證和調整。一旦加工、裝飾和裝配操作被確定為每一個部件,就可以開始生產新的機械裝置。作為2008年的第一個原型,并在2013年被制造出來,這個持續的逃逸事件代表了鐘表行業的一場技術革命。它使格爾德-珀雷克斯解決了一個在五個多世紀以來一直占據著這個行業的問題:持續的力量。然而,這個想法其實非常簡單:把一個硅刀片放在這個裝置的中心,將從桶中減少的能量儲存起來,并以一種平穩的、有規律的方式傳送出去。

因為手表在外表上必須像在外面一樣漂亮,而且由于機械加工的微小缺陷對機械運動的平穩運行是有害的,正如1791年一樣,所有的部件都通過有經驗的傾斜器的手。在生產它的運動時,girr - perregaux使用最具創新的技術,特別是在各種部件的開發和加工階段。裝飾、裝配和調試階段完全由手工完成,使用傳統的方法。長時間坐在板凳上是需要完成這些壯舉的,即使他們經常隱藏在鋼或金的外殼后面。

天文館三軸是手表工業中為數不多的三軸陀飛輪之一。它以令人驚嘆的高速旋轉的陀飛輪(Tourbillon),與它的地球地球在24小時內旋轉,提供了一種對世界各地時間的直觀看法。它令人印象深刻的案例設計融合了兩個藍寶石穹頂和一個側面開口,以從各個角度欣賞陀飛輪。

一個永恒的設計

有三座金橋的Tourbillon是品牌標志,這是瑞士制表傳統的一個基本參考點,因為它的歷史、設計、理念的卓越和無可挑剔的裝飾。

在手表品牌合并的狂潮中,芝柏的擁有人Gino Maccaluso回絕了幾個天文數字的收購建議保存了品牌的特殊精神。多年來,芝柏素來以不斷創新為己任,品牌已經注冊了近80項制表領域的專利,建立了超凡卓越的傳統,尤其是在計時學方面。長期于研發方面的大力投入,讓芝柏得以在全球制表領域中保持優勢,并在各方面不斷得到提升。芝柏的內部研發部門是讓品牌保持這種優勢的關鍵所在。在培養傳統、應對創新挑戰、實現最高水準的質量和可靠性目標方面,研發部門都發揮著重要的作用。研發部門也確保了品牌能夠獨立掌控整個腕表制作流程。

珠寶行業機構

戰略合作伙伴

合 作 院 校

上海11选5走势图